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八卷:第六章 异魔异侠

时间:2018-09-24
当初在饭堂的一场混战,十藏、百藏、千藏、万藏的联手,稍胜不能全力作战的羽虹一筹,而邪莲的力量比羽虹要强,加上飞行的优势,四大金刚本来只能与她打个平手,但是今次觑準机会出手,赫然能毫髮无伤地生擒强敌。
  只不过,虽然铁链已经锁住敌人身体,要活捉邪莲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当邪莲惨叫喷血,四大金刚一起拉扯锁链,本来浮现在邪莲上方的黑雾,突然开始分散转移,转而出现在四大金刚的头顶上。
  诅咒的效应立刻出现,力量修为最浅的万藏首先呕血,继而四个人都嚎叫着往后跌开。阿雪不可能会向他们施咒,但这里是东海,水系魔法最擅长的,就是折射、转移之类的鬼祟伎俩;武者能够藉力打力,水系魔法师却能转嫁魔法,防不胜防,天海幻僧那个秃头老贼肯定就在附近,藏着接应邪莲。
  误打误撞的一着,有着惊人的效果。不愿误伤己方的阿雪,第一时间收回诅咒,这是相当高的魔法水準,多半的巫师都是能发不能收,但是随着诅咒黑雾的消失,乱石堆中也没了声息,为了解咒而大伤元气的阿雪,情形绝对不会比邪莲好到哪去,当然……不会比快要失去意识的我更糟。
  这场事发突然的大乱斗,看似以两败俱伤收场,由还能行动的四大金刚坐收渔利,却在戏将落幕的时候,一个不属于剧本内的人物从天而降。
  狂风捲动,大气飞扬,一个伟岸巨影轰然降临,接住了坠落中的邪莲,重重一踏,整个地面都为之撼动。四大金刚已经算是高个长人,但和这人相比,却都矮上了一个头,如果说他们是金刚,这个来人简直就是天王了。
  接下来的事情,由于不在空中发生,躺着快要昏迷的我,并没有很清楚的记忆,只是知道来人大声狞笑,狂妄凶蛮的笑声,恍若怒雷霹雳,震得我耳边一阵剧痛,怀疑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人物,因为他每一步踩出时的震动,只有身重数百斤的铁石雕像方有如此效果。
  那人好像发现了阿雪的存在,说要去把人给揪出来,因此被四大金刚给阻拦住,双方进行战斗。
  四大金刚的修为不俗,联手起来威力更强,但他们的刀剑破风、拳掌挥动声,却都掩不住敌人的狰狞狂笑,那个声音中满是最原始的兽性,似毒龙、似猛虎,散发着凶残的猛兽气势。
  气势还可以假装,但是那彷彿强弩撕裂大气的掌风,还有举手投足败杀敌人的大威力,这点却假不来。只是几招之间的功夫,四大金刚的联手防线就溃不成军,纷纷呕血被远击出去。
  双方好像在叫骂什么,我听不清楚,只能判断两方人马应该相识,而那名怪汉在轻易挫败四大金刚后,愤怒地仰天长啸,似若炸雷般地吼了起来。
  「没有人!没有人能够打败我!为什么没有人能让我一败!这座岛上没有更强的高手了吗?」
  愤怒地叫嚣,这种狂霸无匹的口气似曾听过,我突然想起茅延安提过的一号人物,黑龙会九大海将军中的强人,武奸异魔。
  「武奸异魔,似人非人,据说是半妖半魔之体,不可小觑。这人勇猛强悍,虽然不会魔法,但却是黑龙王手下第一猛将,自负武勇,最喜欢找高手比武过招,留下对手的头盖骨当收藏,号称不败魔将,但因为脑子不太正常,最喜欢夸耀世上没人能杀他败他,现在人称不死魔将。」
  这段话在我脑中闪过,本来因为精血流失过多而昏沉的我,意识蓦地一醒,勉强睁开眼睛,吃力地移动身体,想看一看这号半妖半魔的强人,伤癒复出后,到底是什么模样。
  呈现在我模糊视线中的影像,是一个铁塔似的魁梧巨影,通体肌肉结实虬起,彷彿铁铸雕像,找不到一丝缺陷,但肤色却是奇异的银灰,闪烁着金属光泽,看不清楚他到底是穿戴盔甲,或是已将金铁融入体中,强化血肉骨骼,成为至邪之物。
  头顶长着一对昏黄锐角,血红色的眼睛恐怖慑人,外翻的獠牙让人瞧不清真面目,粗得像是两根木桩的手臂,指爪依稀让我有些眼熟,但是背后那一双诡异的肉翼,却更吸引住我的视线,令他本已高壮的身材看来更形巨硕,儘管身上还穿戴着兽皮护腕与绑腿,可是看起来的感觉,他不像妖,也不像魔,而是像一头能够撕天裂地的魔兽。
  光是这样的狠恶气势,黑龙会第一猛将之名,当之无愧,但令我心绪不宁的却不是这一点。
  武奸异魔的肩膀上,扛着一个半裸的女体,面目看不清楚,从体态来看,似乎是个少女,就趴在武奸异魔的肩膀上,动也不动,失去了意识。
  邪莲则是斜斜地倚靠在武奸异魔的身上,一双眼睛直盯着他,流露出来的眼神,全然不同于望向我时候的仇恨怨毒,而是像一头母犬望向牵着项圈的主人,写满了依恋与柔顺;她本来已算高佻的身材,站在武奸异魔身边,却显得娇小柔弱,那丰满性感的火辣曲线、一身光洁雪肉,与身旁铁铸钢链般的雄健躯体紧紧相贴,两具胴体无比相称,彼此的邪恶气质相得益彰,看来就像是魔王与他的邪姬宠妾,看来无比耀眼。
  不论善恶,单从画面来看,简直就像是一幅艺术画作,令人激赏……当然,不是出自我的口中,我如果还有张嘴的力气,一定会气得吐出血来。
  但现在吐血的却是别人。四大金刚不是武奸异魔的对手,早已败倒,但武奸异魔却不打算就此罢休,简单一扬手臂,激起一阵旋风,把力量最浅的万藏吸扯过去。
  这种纯力量的比拚,万藏最得意的解牛快刀根本派不上用场,只能奋起残力,一拳击上武奸异魔的单掌,两边一对撼,力量远逊的万藏立刻口喷鲜血。
  百藏、千藏哪肯眼见兄弟被击毙,纷纷抢上。面对武奸异魔的钢铁身躯,普通的刀劈剑砍难以奏效,两人只得放弃围绕攻击,各出一掌抵在万藏背后,合力助他抵御敌劲,但这样一来,等于是以己之弱,撼敌之强,三人脸色变成紫红,身体摇晃不停,直到力量最强的十藏加入,才稍稍拉平局面。
  但那也只是很短的一瞬间而已,武奸异魔不愧是黑龙会第一猛将,实力深不见底,再度催劲,竭力与他相拼的四大金刚再次呕血,这次连十藏都不能倖免,在那如潮水般滔滔而来的汹涌内劲下,四人脸如金纸,只是因为武奸异魔没有全力以赴,才能勉力支撑。
  「太没用了,这座岛上没有人了吗?没有人能打败我了吗?」
  狂傲的大笑声,犹如天上轰雷般扫着地面,武奸异魔一掌镇压四大金刚,旁边搂抱美艳邪姬,在她妩媚柔顺的凝视中,气势雄霸无匹。诚如茅延安所言,武奸异魔的脑子很有问题,但也就是这种执着于武的个性,让这疯子成了一个可怕的武癡,拥有这样压倒性的力量。
  「既然你们没有人是我对手,就全都给我死在这里!」
  对于猫抓老鼠的戏弄失去兴趣,武奸异魔怒喝一声,再次催劲,眼看就要将四大金刚一掌震死,武奸异魔的狂笑声却突然止住,四大金刚狂摇的身体也慢慢止稳,脸色由惨白变得平和,从掌劲的伤害中平复过来。
  这个情形的发生,无疑是个奇迹,但这奇迹却非凭空出现,一切只是因为抵在十藏背后的那只手。
  一只雄浑有力的大手,裹在蟠龙「特」字徽印的长袖中,彷彿是一座伟岸不摇的山巖,帮四大金刚抵住了汹涌浪涛的冲击,在破云掌劲中保得平安,而在四人的脸色逐渐好转后,无声无息出现在十藏身后的那个男人,已经再难掩藏他雄健的身躯。
  右手抵在十藏后心,加籐鹰负手于背,虽然作着凶险的内力比拚,但他平和流畅的动作,犹如闲庭信步,那种浑成天然的气度,与武奸异魔的残戾凶蛮,各走极端,表现在两人的掌力比拚上,也是胜负难分。
  对于一个武癡来说,再也没有比遇到好对手更感兴趣的事,武奸异魔的眼神立刻变了,那种压抑中的肃杀,像是暴风眼中的宁静,让人不寒而慄。
  「你是什么人?」
  「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里不是什么人也没有。有我在这里,你别想伤到这里的任何人。」
  「哦,你作得到吗?」
  武奸异魔狂笑声中,掌劲疾吐,本来四大金刚就是卡在他与加籐鹰的掌力较劲中,成为一个危险均衡,现在他猛提掌劲,巨大力量一次涌出,就算加籐鹰能够稳稳守住,当掌劲被逼回来的时候,卡在中间的四大金刚被两股掌劲来回扫一次,全身经脉肯定毁得乱七八糟,成为废人。
  但这一点显然早就在加籐鹰的预料中,所以在武奸异魔加催掌劲的那一刻,加籐鹰的右掌忽然化推为拨,地霸玄气忽刚忽柔,一面抵挡武奸异魔重掌,一面以巧妙的柔劲安稳将四个人分推往两旁,离开掌劲的威胁範围。
  高手过招,胜负只在毫釐,加籐鹰的手法虽然妙到颠峰,但力分之下,却给了敌人一个天大良机,让武奸异魔全力轰发一拳,中宫直入地攻向加籐鹰的胸口,要趁他回气之前,将他重创格毙。
  「心慈手软,不配与我动手。死吧!」
  猛招临头,加籐鹰的回答,冰冷而直接,一道令人寒澈心肺的雪亮锋芒,由加籐鹰的左手绽放,闪电袭向狂笑中的武奸异魔。
  「地霸气诀!斩龙刃!你是大叛徒加籐鹰!」
  刀芒映照,生死起落,在武奸异魔的巨吼声中,他的右拳好像发生什么变化,狂猛气劲扫向四面八方,不但四大金刚被波及,滚跌出去,连稍远的我都不能倖免,只不过今晚的我特别倒楣,伤重之余,只感觉到身体被一股大力震到,轻飘飘地飞起来,飞出山崖之外,朝崖下的汪洋大海笔直坠落。
  「捞起来了,他该怎么办?」
  「快请救救我师……救救我哥哥。」
  「大奶妹,梅兄弟的身体好冰,快为他运气。」
  「妖女的邪法好厉害,他身体还在一直冷下去,没得救了。」
  「不成的,女神医目前不在东海,就算有五大最强者那级数的高手,也很难救得了他。」
  朦胧中,我耳边听到一些声音。声音的来源很複杂,有海潮拍击岸边的声音,也有人的说话声,好像是百藏、千藏的声音,但又好像听到加籐鹰的说话声。
  情形很古怪,我渐渐听不见所有的声音,照理说,我应该昏了过去,但偏偏自己的意识清楚得吓人,连思考都越来越清晰,只是看不见也摸不着,除了思考,我什么也做不到。
  既然脑子里头还清楚,我就来思考一些东西。
  加籐鹰与武奸异魔的一场战斗,我虽然没看到结尾,但想必武奸异魔吃了不小的亏。斩龙刃,传闻是东海黄金龙族的镇族之宝,加籐大当家的分天一刀,刚柔并济,辅以神兵施展,在武奸异魔大意轻忽的时候斩出,对敌人的伤害肯定不简单,让那个目中无人的武癡知道厉害。
  但光是想到武奸异魔,就让我感到非常不快,一股难言的苦涩感觉,像是低劣的过期苦酒,点点滴滴,盈满我的口中,想吐都吐不出来。
  过去,我曾经作过一个恶梦,梦到阿雪与方青书并肩站立,郎才女貌的相称模样。这个画面今天不再只是梦境,真实地在我眼前出现,儘管人物产生了变化,但那种猛戴绿帽的屈辱与气愤,却像是一尾毒蛇,猛咬在心口上激烈作痛。
  月樱曾让我有过类似感受,但在月樱身上,我从不曾实际拥有过,而那种曾经牢握掌心、却被狠狠夺去的感觉,今天我终于有了体会。邪莲狠狠扑向我,誓要杀我而后快时候的怨毒目光;还有她仰望武奸异魔时,那种慕恋依偎,像个新婚小妇人似的眼神,像是千把小刀切割在我心头。
  不曾拥有,就不会失去,一旦人们有了珍惜重视的东西,就会体验到失去时候的痛。因为如此,所以我从不曾将邪莲看成是我的东西、我的女人,而在我的认知里,像邪莲这样淫艳妖媚,浪蕩到连妓女都为之汗颜的淫妇,也不该算是我的女人,因为她非但不纯洁,还已经被别人玩得太烂,就算成为我的所有物,又有什么光彩?
  但却想不到,一个让我这么轻贱视之的蕩妇,在她改投向别人怀抱时,仍会让我感到这么样的难受。
  想到那具曾在我怀中辗转呻吟的美艳胴体,如今却在别的男人身下淫蕩扭腰,摇乳摆臀,我就气得快要吐血。
  妈的,这个无耻淫妇,居然在跟了别的男人之后,倒过头来暗算我!早知道我就不该惦着旧情,那样就不会失去冷静,被她这样暗算得逞,也就……不会心痛了。
  那时候,邪莲被阿雪的黑魔法所阻,却一直要扑冲过来,那种赤红双目、被头散发,誓要把我身上每块肉撕扯下来的刻骨怨仇,想起来委实令我心惊不已。
  她口口声声说我是恶魔,又想要与我拚命……我作了什么引她仇恨若此的事吗?
  (嗯,可是……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对,我好像漏算了什么东西,到底是什么问题我没有注意到呢?)
  脑里自然回想到邪莲现身后的每一幕,尤其是与她合体交欢时,那浑圆肥白的豪乳,上下抛动摇甩的种种画面,还有她平滑白皙的小腹,那真是……啊!我想起来我疏忽掉什么了。
  当初在马丁列斯要塞分手的时候,邪莲已经身怀有孕,虽然吸血族的女性与其他种族混血,要怀胎三年才会生产,但是算算时间,邪莲的外表也该发生改变,大腹便便,行动不便才对。然而,我这几次看到邪莲,她的小腹平坦纤细犹胜往昔,动作灵活快捷,哪里有怀孕在身的样子?
  唔,这里头应该有着什么问题……
  不过,我还真是一个大烂人啊!与邪莲分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,我居然从来不曾记得这件事,偶尔想到邪莲,也是想着她浑圆的雪乳与美肉,完全忘记她身怀有孕的事,重逢后这么久才想起来,想想我也算是烂了,或许,我是下意识去迴避这个事实与责任吧……
  「没错,您说得没有错,您确实不是好人,但也唯有您这样的人,才能够成为法米特大师的传人。」
  一个声音传入我耳内,本来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浑沌,突然一下子明亮起来,形成某个景象,出现在我眼前。
  那是一块颇大的石壁,凹凸不平的表面上,写着密密麻麻的符文,构成多个相互影响的複杂魔法阵。而在那片石壁之上,有一具半裸的女体,被嵌在石壁之上。
  一种特殊的金线雪纱,遮缠在胸口与腿间,远远看去,像是一层金色云彩遮掩在胴体之上,彩光流转,偏生朦朦胧胧,看不真切。
  但这具金色云朵中的美丽女体,双臂往后没入石壁,雪白的香肩前挺,使饱满的乳房更加突出;两条白光光的玉腿左右分开,但在膝盖以下的部分,却朝后被石壁所吞噬,整具躯体被固定在石壁上,无法移动分毫,看来就像是等待被切割的美肉标本。
  「我等待您许久了。本代的淫术魔法传人,欢迎您来到东海,我是第七代的守护精灵,有些事情必须要让您知道。」
  景物模糊不清,如在梦中,我想往前走几步,看清楚眼前这具曼妙修长的白裸女体,但却被一股无形力量给挡住,只能听见那边传来声音,却没有办法靠近过去。
  那个自称是守护精灵的女人,告诉我一段五百年前的往事,当时幽灵船为祸甚深,身为黄土大地第一术者的法米特·修·卡穆,在幽灵船被镇压之后,布置了一个魔法机关,由守护精灵来监视东海的状况,不让受到镇压的幽灵船蠢动。
  「守护精灵的力量会随着时间而耗损,在力量耗尽之前,魔法阵会另外寻觅新的女性,成为守护精灵。只要守护精灵还在魔法阵中,幽灵船的活动就会被压制,不会在东海造成大规模的破坏。」
  但这状况却在十多年前有了改变,一位伊斯塔的大灵巫叛逃,来到东海,投奔黑龙会,主导黑龙会的生体研究与士兵改造工作,就是黑巫天女。她对幽灵船感到高度兴趣,一直想要破除五百年前的封印,得到幽灵船的可怕力量,在她锲而不捨的努力下,沉睡的幽灵船不住蠢动,让法米特设置的封魔力量疲于应付。
  「如果单纯只是魔力上的比拚,有守护精灵的魔法阵绝不会有问题,因为当幽灵船还在沉睡时,魔法阵拥有当年幽灵船失去的一半力量,但如果开启幽灵船的钥匙被找到,千万死灵一旦甦醒,就会取回那失去的一半,届时魔法阵将被彻底破坏,再没其他力量能阻挡五百年前惨状的重现了。」
  开启幽灵船封印的钥匙,是一个女人。
  这个女人必须符合几个条件:她必须具备强大的力量,否则封印尚未开启,她就死在反震之下;她必须怀着满腔的悲愤与怨毒,情愿流尽一己之血,去诅咒她的仇人;还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……她必须是个孕妇!
  五百年前,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女人,被千军万马追杀到东海之滨,在绝望之余,用她的双眼、用她的刻骨仇恨、用她的鲜血,诅咒她腹中骨肉的父亲。这样的怨毒,让数百里海域瞬间遍染鲜血,千万死灵为之撼动,因而诞生了邪恶的幽灵船。
  我心里算了一算,邪莲似乎符合这三个条件,所以才能唤醒幽灵船,但既然封印已破,告诉我这些,又有什么用处呢?
  「有的。您是淫术魔法的传人,所以我才能与您精神感应,请您替我传出一个讯息,就是幽灵船并未甦醒,现在出现于东海上的幽灵船,只是一艘假货。」
  「什么?」
  守护精灵告诉我,东海上发生的所有事,几乎瞒不过她的感官与灵识,所以她知道,邪莲约莫在半年前来到东海,加入黑龙会,之后就被黑巫天女给改造,在体内植入邪物,一种类似万灵血珠的死灵聚合体,让邪莲能够在极短时间内使唤死灵,配合一些巫法,伪造出幽灵船来。
  「时代久远,没有人看过实际的幽灵船是什么样,只是一看到满载死灵与活尸的船只,心里就当作是幽灵船,所以竟然没人发现,那艘幽灵船非但不能飞空、上陆,甚至在海上都不能航行。」
  这话真是让我吓了一跳,但仔细想来,情形确实如此。我从没看过航行中的幽灵船,每次都只是看它被邪莲召唤出来,或是由浓雾中开出,但其实它并非由浓雾里头开出来,只是单纯在浓雾中现出,随着海水波浪,作着几尺之内的短短飘移而已,反抗军的士兵每次一看到幽灵船就掉头跑,竟连这点都没察觉。
  之前我也怀疑过,幽灵船为何从来不作追击?威力也不似传说中的厉害?原来真相是这个样子,一切只因为它是一艘假货,连航行都不能的假东西,如果早知道这一点,多场战局肯定有不同结果。
  「黑龙会利用这样的烟幕,混淆视听,藉机解除幽灵船的封印,所以请您把这件事给……」
  「那个不重要,你说你知道东海这边的所有事,那就告诉我,邪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」
  「嗯,好的……邪莲女士本是为了复仇而来,藉由投奔黑龙会,接近仇人,但是不幸被识破,所以就给逮捕,送去改造,成为目前的海将军。」
  原来是这个样子,难怪邪莲的眼神与动作,一直看起来很古怪,她会对我有这样的怨恨,应该也是被洗脑之后的结果吧。
  不过,邪莲来黑龙会找什么仇人呢?我记得她没有什么仇人,唯一的血海深仇,就只有当初破坏她整个人生的恶魔……嗯,邪莲遇上我的时候,确实口口声声喊着恶魔,这样看来,她的洗脑是把主人与仇人弄颠倒了。
  既然是这样,那她现在最依恋与服从的主人,不就是……
  我突然想了起来,武奸异魔不是人类,那种半妖半魔之体,普通人看了当成是恶魔,也是非常合理,而他手臂的外形,依稀也与邪莲的魔鬼右手一模一样,如果这个推论属实,邪莲来东海复仇的对象,就是武奸异魔了,而看邪莲对他的柔媚依偎,这家伙最近想必是享尽艳福了,哼……
  「关于这一点,请您不用在意,邪莲女士身为开启幽灵船的钥匙,肉体必须保持洁净之身,而且……武奸异魔自从修练伊斯塔的赤毛鸟手后,已经不能人道,您无须为此感到不快。」
  「唔,你怎么会知道我最在意的事?」
  「这是世间每个男人都最关心的问题,我只是照实回答而已。」
  守护精灵平顺的语音里,似乎蕴含着讽刺,不过我并不在意。
  「吸血族最后进化中的一门邪法,是所谓的三灵合一。在得到您的精与血之后,三灵合一已经完成,足够承担破解封印的冲击,我想解除封印的动作很快就会进行,请您务必要阻止他们。」
  守护精灵约略说了三灵合一的概要,听得我浑身毛骨悚然,凛于这邪术的歹毒。想到事情的严重,我催促守护精灵让我回去,怎知道她却说,她虽然能与我的意识交谈,却无助于疗伤,幸亏有最强者级数的高手正在抢救,但我的伤势实在太重,除非另有术者协助,否则就算能压下肉体伤势,也会变成植物人。
  「五大最强者级数的高手?」
  「嗯,现在你应该可以感觉到了。」
  在听见这句话的同时,我也回复了触觉,发现到有一股暖流正在体内迅速绕行,确实是高手为我运气镇伤的感觉,然而,另外有一个小小声音,也开始如苍蝇飞舞般,在我耳边嗡嗡不休。
  「对了,我要问你,加籐鹰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,你知道吗?」
  守护精灵好像回答了什么,但我却听不见,因为耳边的嗡嗡声音急速转大,变得更为清晰与轻柔,彷彿一种无形的音符绳索,将我从昏迷中拉脱出来。只见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,在一切消失之前,我耳边只剩下一个似曾听闻的女性呼唤。
  「JOHN!RELAX,OPEN YOUR EYES……」